• 7月23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布了一则“起诉状副本及开庭传票”,揭示出钓台御品品牌所属公司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或将面临解散的尴尬处境。

 

起诉状内容显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受理了原告钓鱼台食品有限公司诉被告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第三人赵建斌、王福柱、众创时代蓝天云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华东国际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川远东裕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公司解散纠纷一案。

酒业家了解到,钓鱼台食品有限公司的主要诉求为:判令依法解散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这也意味着,一旦钓鱼台食品有限公司诉讼成功,钓台御品品牌所属公司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将正式解散。

“内斗”之下

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公司或将解散

工商信息显示,钓鱼台生物科技公司于2015年9月登记成立,公司注册资本10200万元。钓鱼台生物科技公司股东包括王福柱、赵建斌、钓鱼台食品有限公司、众创时代蓝天云科(北京)有限公司、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川远东裕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公司)。其中,王福柱、赵建斌两人均持股34.3137%。此时,钓鱼台生物科技公司董事会成员为许文海、赵建斌、王福柱三人,其中许文海为董事长、王福柱为副董事长、赵建斌任董事兼总经理。

2021年,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钓台御品正式面向市场。

然而好景不长。2021年12月底,钓台御品内部纠纷爆发,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许文海与总经理赵建斌反目。在2021月12月12日召开的董事会上,赵建斌被同意辞去总经理职位,且被要求将代钓鱼台食品公司持有的11%股权由食品公司或其指定主体完成股权转让及股权转让工商登记变更工作。因不满董事会决议,赵建斌将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具体细节与法院最终判决结果详见《独家丨钓台御品内部纠纷曝光:董事长、总经理反目,法院裁定董事会部分决议无效》。

内斗之下,彼时就有知情人士爆料,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业务陷入停摆,各方争执不休。

而在2023年5月,酒业家从中国商标网发现,“钓台御品”旗下多个商标被判无效。其中,第24833763号“钓台御品”商标状态为“撤销/无效宣告申请审查中”,第53920842号“钓台御品”商标状态为“异议中”,第65445202号“钓台御品”商标状态为“等待实质审查”。这意味着,钓鱼台生物科技公司之后不能随意使用“钓台御品”这一商标,而这一商标也或将从酒业消失。

据此前相关法院判决书透露,许文海、王福柱均代持钓鱼台生物科技公司11%,这也意味着,钓鱼台食品有限公司持有钓鱼台生物科技公司47%股份,为实际控制人。而此次作为实际控制人的钓鱼台食品有限公司起诉钓鱼台生物科技公司并要求解散公司,是依据《中华人民公》百八十二条,“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之规定,而作为实际控制人的此次起诉,或将为钓台御品这一系列事件划下句号。

有接近钓台御品的相关知情人士告诉酒业家:“钓台御品本是第三方投资的产品,而由于没有处理好品牌关系,最后纯粹是死于内斗。”

钓台御品渠道现状:库存积压严重

开发产品三年难卖完

酒业家从河南、山东等多地获悉,钓台御品当前在市场也陷入困境。

早在2021年面向市场之初,钓台御品便制定了首年十亿,十四五50亿,通过5年时间从构建品牌定位,到成为样板市场主导品牌,到全国多区域联动呼应的品牌,再到成为全国化新一线酱酒品牌的目标。多家媒体曾报道,钓台御品上市半年时间,就已成功签约15.8亿,与业内众多实力大商达成战略合作。而这,也造成了后来品牌库存的大量积压。

有湖北经销商反映,早在2021年11月,钓台御品经销商就已经开始甩货,到处乱灌酒。

而上述知情人士表示,2021年很多开发商与钓台御品合作,开发合同高达十多亿元。遭遇内斗事件与酱酒调整期,很多开发商2022年销售难以为继,开始低价抛货,导致钓台御品市场较为混乱。“这两年钓台御品产品消化了一部分,但保守估计开发总库存仍达数亿乃至十多亿元,三年都卖不完。”

一位曾与钓鱼御品合作的经销商向酒业家表示:“这个品牌早就被我们边缘化了,当初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从别的经销商手上拿了一些货,目前仍有部分货品堆在仓库里。”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有行业人士向酒业家表示,钓台御品这种蹭热度的产品注定走不远,真正能做成品牌的需要踏踏实实做市场,是一个长期投入的过程。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