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黄二公和诗文

1945 年7月,黄炎培以“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的身份率领五位知名人士访问延安,党中央毛主席、周恩来、朱德等很政军的著名参加了中央大会堂举行的盛大宴会。室内光线充足,布置淡雅,四壁挂着几幅字画,其中一幅特别显眼,这就是沈叔羊画的茅台酒瓶、酒杯,的手书:“相传有客过茅台,酿酒池中洗脚来,是真是假吾不管,天寒且饮两三杯。”黄炎培十分惊奇,因为这诗句出自他手。那是1935年3月,红军长征经过茅台,当时的一些报纸大造,污蔑红军在茅台酒池中洗脚洗澡。黄炎培问过情况,知道当时茅台数家烧房,都是用齐肩头高的大肚、小口陶制坛子贮存茅台酒,要到大酒缸里洗澡洗脚,一是钻不进酒坛,二是没那么长的脚杆。作为全国著名的教育家,他对那些报纸不实的谣言甚感无聊,于是写下了这首寓意潜语的《茅台诗》。
就是在这次访问中,黄炎培向提出了著名的“周期率”问题。因为黄炎培一行看到了生机勃发的延安,他有点担心将要得到天下的党及其领导下的中国的未来。当问他访问延安的感想时,他说:“我生来这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乃至一国,不少都没有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就是希望找到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
回答道:“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这段对话后来被广为传颂,成为经典美谈。
新中国成立后,黄炎培历任新中国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1952年冬,他北上途经南京,时任上海市市长的陈毅特意从上海到南京邀请黄炎培到家中作客。席间,陈毅夫人打开茅台酒,黄先生与陈毅触酒生情,黄不禁吟诵起了他为红军说话的《茅台诗》:“相传有客过茅台,酿酒池中洗脚来。是真是假吾不管,天寒且饮两三杯。”陈毅几杯茅台酒下肚,诗兴大发,当即和韵口占七绝两首:
一曰:

金陵重逢饮茅台,万里长征洗脚来。深谢诗章传韵事,雪压江南饮一杯。

二曰:

金陵重逢饮茅台,为有嘉宾冒雪来。服务人民数十载,共祝胜利于一杯。

纵横捭阖,饱经坎坷沧桑而走向光明的黄老十分感动,伴着酒兴,也情不自禁依韵和诗:

万人血泪雨花台,沧海桑田客去来。消灭江山龙虎气,为民服务共一杯。

酒助诗兴,诗显真情。两位名人因茅台酒引出的诗酒唱和,给后人留下了颇有韵味的一段佳话。为此,茅台酒厂于 1993 年,在《贵州日报》上公开登报邀请,热烈欢迎老红军重返茅台故地寻旧,重返茅台观光旅游,国酒之乡的人民,将高捧美酒为老红军接风“洗脚”,祝寿庆功!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