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们喜欢美酒,当然希望能拥有永远喝不完的佳酿,而船是永远飘浮在水中的,用船形壶装酒,人们会觉得酒就像船下的水一样永远饮之不尽。可见,当时人不仅喜欢喝酒,而且对装酒的器具还特别重视。

该器为1958年陕西省宝鸡北首岭遗址出土泥质红陶,口部呈杯状,器身横置,上部两端突尖,颇像一只小船。在两侧的腹部,各用黑彩绘出一张鱼网状的图案,鱼网挂在船边,似正撒网捕鱼,又像小船刚刚捕鱼回来,在晾晒鱼网。陶壶上端两肩上,横置两个桥形小耳,既便于提拿,又可穿绳背负,随身携带。

  酒船是容量较大的一种酒器,用酒船来饮酒,说明饮酒者酒量之大非常人可比。作为酒器的酒船,较多的是玉船和瓷船,如现藏广州市文物商店的景德镇窑青花瓷船就是此类酒器。苏轼的“明当罚二子,已洗两玉舟”,就是反映有以酒船罚酒的情景。

酒器不仅是酒的载体,也是酒文化的重要载体。随着酒的发明和发展,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提高,酒器的生产也不断发展变化,故而产生了种类繁多、璀璨瑰丽的各种酒器,酒器文化也在不断的丰富与发展。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