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酒自有高人评,何许赛评第二名

在茅台,还流传着总理关心茅台的两则趣闻。
一则是有人说茅台酒是山西杏花村酒的后裔,因为“茅台”以前分“华茅”、“赖茅”,而“华”与“花”相通,于是便有人牵强地将“花茅”解释为“杏花茅台”。关于此,何士光《在神秘的茅台》中有一段文字:“如果这种论证成立,又岂止茅台才归属于汾酒?这样推论之后,花’字何其多,村’字何其多?但实际的情形却再简单不过:有一家茅台酒的老板姓华……如此而已。”
当时,虽有茅台酒和汾酒孰先孰后的一些说法,但两家名酒厂却都没有去较真理论。据说周总理在一次全国性评酒会上,让茅台酒师和汾酒师各说出自己的酿造工艺和特点,然后随口道:“琼浆玉液,南北一方,名甲天下,茅酒争光,若论先后,数我长江。”因茅台酒在赤水河上游,赤水河经合江而汇入长江。所以,总理的意见是,要论香型,酿造方法,各有特点,南北两家不存在师徒关系,而要论先后和知名,茅台酒理应领先。
二则是,前面说到的周林诗中“美酒自有高人评,何许赛评第二名”,有一段典故趣闻,与全国第一二届评酒会有关。1952年9月,国庆三周年前夕,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首届评酒会-全国第一届评酒会拉开了帷幕。周恩来总理批准了这次评酒会,并一再嘱咐,要认真组织,严格把关,评出好酒。评酒会由中国专卖事业总公司主持,来自全国的酿造专家、评酒专家及学者参加了评酒会,评选结果从筛选确定的103种酒中,产生并命名了我国四大名酒,茅台酒名列榜首。1952年的第一届评酒会评选出四大名酒后,在全国引起强大震动,在酒类企业中不但树立了榜样,而且各地掀起了学先进赶先进的群众运动,全行业掀起了生产新。全国各地涌现出许多品质优良独具风格的饮料酒。
1955年,一次非正式小型“评酒会”没把茅台酒评为第一,周恩来知道后很不满意,责成轻工部过问此事。不久,轻工部食品局局长杜子端即率工作队到贵州组建“茅台酒厂加工组”,赴茅台酒厂就茅台酒生产、质量、声誉等问题开展工作。轻工业部于1963年10月在北京召开了第二届全国评酒会,全国各地共推荐了196种酒,包括白酒、黄酒、葡萄酒、啤酒和果露酒五大类。这次评酒会中,白酒类评出了八大名酒,但茅台名列第二。1963 年秋周总理出国访问归来,看到《人民日报》发布全国第二届评酒名次的消息,茅台酒没有排在第一位。总理通知办公厅要轻工部部长把参加评选的茅台酒样品带来,品尝后严肃地问轻工部部长,为什么不拿合格的茅台酒参加评比。并指示:“茅台酒在哪里评下去,你们必须把它从哪里评起来。”轻工部遵照总理的意见,在市场上抽样调查,反复审议,专家们一致认为还是茅台酒最佳,轻工部便又给茅台酒厂补发了一枚金牌,使茅台酒成为了特殊的冠军。总理的指示不胫而走,后被人演绎为“酒不提赶茅台,烟不提超中华”。这成了茅台酒的一段佳话趣闻。当时主持评酒的专家周恒刚后来说,这次白酒评比中没有分香型评酒,造成了以香气浓者占优势,致使香型较弱的清香、酱香型白酒得分较低,不能真正反映不同白酒的风格特点。从此以后的历届评酒会,茅台酒均被评为白酒第一名。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