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与茅台酒】

若千年前,在外电中有一则消息报道生活的情况,其中讲道:“身体健康,衣食简朴,生活十分有规律,他饮食习惯中要喝两小杯茅台酒作为加饭酒……”
这则报道的真假,至今未见同志的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的证实。但关心茅台酒生产,喜喝且能喝茅台酒却是不争的事实。
1958 年金秋时节,一行风尘仆仆地到贵州视察工作。在贵阳听取贵州省委汇报后,又马不停蹄地奔往各地州市。当他来到离别 23年的遵义时,感触良多地缅怀在遵义、娄山关战役中牺牲的红军战士。作为当年《红星报》的负责人,参加遵义会议时,他已是中央秘书长。看着当年中央局扩大会议的会址及遗物,他思绪万千。是啊,长征是人类伟大的史诗,而遵义会议,就是这史诗中最扣人心弦的激越华章。再到遵义是他多年的夙愿。
当时由贵阳去遵义,没有铁路。弯弯曲曲的公路,路窄坡陡,尤其是乌江一带,更是悬崖峭壁,险峻蜿蜒。颠簸到了遵义,在遵义视察和听完汇报后,他嘱咐遵义的党政领导:“发展名优酒是你们遵义的经济优势之一,首先要大力发展茅台酒的生产,以适应国家和人民的需要。”
据当时接待过的人回忆,对茅台酒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而且品酒像个行家。在遵义期间,还品尝并赞赏遵义的豆花面好吃,使遵义豆花面成为今天独具特色的名优地方小吃。作为承前启后的第二代领导集体核心,用茅台酒招待外宾的机会自然更多,他和世界各国政要、知名人士、科学家等用茅台酒举杯的镜头俯拾皆是。他曾在国外和基辛格品着茅台会谈时,说过回国后要多生产茅台酒。他的茅台酒量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对茅台酒的喜爱程度。
1993年1月31日的《天津日报》上《中国人民的儿子》一文中载,1986 年英国女王访问北京,在钓鱼台国宾馆养源斋设宴款待,宾主落座,举起一杯珍藏20年的茅台致祝辞,然后一饮而尽,使得客人一片赞叹。
很喜欢茅台,粉碎“”时,他有一口气干了 27杯茅台酒的佳话,被诗人形容为“仰口把绝世的内乱一口喝干”。即便在他81岁高龄时,他还能一席五杯,一杯一口而尽。据方毅同志说:“过去召开军委扩大会,都是我同洪学智陪同小平同志现场喝茅台,小平同志很喜欢喝茅台。”方毅还说,就在年岁已高医生不许喝酒时,他也要把茅台酒“摆在桌上随时看看,心情就感到舒服”。他还向医生要求开戒,每次保证只喝一杯。一位老人,因医生不准喝而看茅台酒才心中舒服,这是怎样的一种国酒情结?
尼克松访华后,一本美国出版的《基辛格会谈》有一段和基辛格关于茅台的幽默对话:基辛格一再用中国的方式端起茅台向敬酒。基辛格的助手温斯顿·洛德开玩笑说:我相信我们用茅台可以解决能源危机。接过他的话幽默地问:“那我们也能解决原材料危机吗?”基辛格也以美国式的幽默作答:“我想只要喝了足够的茅台,我们就能解决一切问题。”马上接着说:“那我回国后一定增加茅台的产量。”在会谈中,这成了一段轻松的小插曲。
2011年6月9日,在中国党90周年诞辰前夕,一代伟人的长女、国家一级美术大师邓琳,从北京坐飞机到贵阳,又驱车三个多小时到茅台镇,亲自将生前珍藏的一瓶茅台酒护送到茅台。她双手捧着这瓶珍藏的、茅台集团 1993年3月 10 日出厂的茅台酒,激动地访“茅台酒是我爸爸最爱喝的酒,这瓶酒是父亲心爱的珍藏,在我家存了近 20 年,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娘家。我能把它带来还赠给娘家,是我的荣幸,也算尽了我们家人一点小小心意。”然后,邓琳在这瓶茅台酒酒瓶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赠送日期,将这具有特殊意义的时刻永远保留在了酒瓶上。
茅台集团负责人庄重地接过了这瓶珍贵的茅台酒,小心翼翼地放入特别制作的陈列台座上,再轻轻地罩上刻有手写签名的玻璃罩,让更多人见证令世人敬重的的茅台情缘。
在共和国的红色记忆中,茅台酒与开国元勋们的特殊情缘无疑是其中颇具特色的佳话。邓琳的记忆就像美酒,温暖而醇香地打开了。她说:“我爸爱酒,尤其爱茅台。长征到这里喝过茅台后就时常念着美酒,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没条件喝。新中国成立后,茅台酒成了国家接待用酒,除了参加国宴和招待外宾,在家他自己也非常喜欢喝茅台。这个酒的品质和口感很符合他的口味,他经常说茅台酒口感好,不上头,好得很。”邓琳笑道:“其实我们几姐妹在家都不常喝酒。要是我能喝,跟着我爸不知道已喝了多少茅台了。”“爸爸生前一直保持中午喝两杯茅台酒的习惯,他说这样能睡好午觉,下午才有精神办公。”邓琳回忆道:“父亲爱喝酒,会喝酒,却从不酗酒。中午时喝茅台,应该能有一斤的量,即使年过八旬,酒量估计也有半斤,但他都能把握好度。”邓琳心里装着父亲与茅台的许多往事:“爸爸害期间很难喝到茅台酒,后来,爸爸恢复了工作,在家里又能见到爸爸喝茅台酒了。”“我还记得早年父亲喝的茅台酒的酒瓶,是那种深褐色的,表面还疙疙瘩瘩的。”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