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20年前,1998年10月,时任张裕葡萄酒总经理孙立强、时任长城葡萄酒总经理何秀、时任王朝葡萄酒总经理高晓德齐聚烟台,共商发展方向中国葡萄酒行业的代表。 当时,这三家公司并称为中国葡萄酒三巨头,市场份额合计超过53%。 因此,这三个企业坐在一起,就代表了中国葡萄酒行业的半壁江山。

二十年后的2019年2月1日,中粮酒业副总经理、中粮长城酒业总经理李世毅带领长城酒业领导班子成员莅临张裕考察。 中国葡萄酒行业的目光再次聚焦烟台。

竞争与合作加速发展。 国产葡萄酒的“好年份”即将到来吗?

记者了解到,此次座谈会在张裕公司内部召开。 烟台张裕葡萄酿酒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健带领长城酒业领导团队参观了张裕国际葡萄酒城的生产中心、葡萄园以及即将开业的科雅白兰地。 村庄。 除张裕总经理孙健外,总工程师李吉明、分管进口酒业务的总经理助理刘士鲁等张裕管理层全程陪同,并精心准备了一些惊喜流程,体现了齐鲁企业的热情好客。

葡萄酒行业资讯_中国葡萄酒资讯网_中国葡萄酒资讯网论坛/

张裕在烟台设宴,为中国葡萄酒未来发展致以诚挚祝福。

孙健在会上表示,“葡萄酒厂商多多走动,相互交流、相互学习,对行业发展大有裨益。 中粮酒业和石邑始终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目前国内葡萄酒市场正面临艰难的调整。 这个时期是处于顶端的公司需要有更多亮点的时候,我们两家公司都想有所作为。 如果排名靠前的公司做得好,他们将为行业提供最好的支持。”

对此,李士仪深有体会。 他表示,中国葡萄酒企业只有强强联手,共同努力,才能在竞争激烈的葡萄酒行业中扩大规模,提升品类影响力,才能在消费者心目中树立好品质、好品牌的国产葡萄酒形象。

中国葡萄酒未来如何才能更好发展? 行业领袖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双方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讨论。 孙健表示:上游从葡萄园基础工作入手,中游加强酿酒标准化操作,下游讲述品牌故事,告知消费者我们各自产品的特点,努力获得消费者认可。 只要这条链条牢固,张裕、长城等中国葡萄酒品牌就将在新一轮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我们不需要贬低自己,从整个行业趋势来看,2019年不一定是好年头,但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创造好年头!”

在过去20年的成长中,张裕从在国内难以攻克,到进入全球市场。

这次时隔20年后的重聚,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毕竟,纵观前三巨头20年的发展轨迹,才是观察中国葡萄酒20年发展史的最佳角度。

首先不得不提的是张裕。 20年前,张裕是中国葡萄酒三巨头之一。 虽然当时处于领先地位,但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但20年后的今天,张裕已经与第二名拉开了不小的距离。 根据张裕、长城、威龙、莫高股份、通天酒业等15家国内葡萄酒上市公司5年(2012-2017)业绩统计,张裕近5年营业收入在15家上市公司中位列前茅。公司。 占总收入的比例超过50%,每年从52%到57%不等。

当然,张裕的成长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经过2002年至2011年的10年黄金增长,张裕以每年20%-30%的高速增长成为行业领头羊。 面对2013年开始的行业调整,张裕的业绩也受到影响。 但依靠内部变革,实施全球化战略,张裕率先走出了行业困境。 目前,张裕已从中国领先的葡萄酒企业发展成为世界领先的葡萄酒企业,在全球拥有13家酒庄、21家工厂,产品远销70多个国家。 根据全球葡萄酒贸易专业媒体Drinks Business发布的2017年“全球十大葡萄酒品牌排行榜”,张裕位列全球第四,跻身全球葡萄酒行业一线品牌行列。

曲折的20年,长城从并驾齐驱到迎头赶上。

在2013年葡萄酒行业调整期之前,长城葡萄酒一直追随张裕而快速发展。 然而,面对行业调整,长城葡萄酒市场运行效率滞后、机制落后的问题暴露出来,未能像张裕那样迅速扭亏为盈,导致企业无法重回增长轨道。

因此,李士一上台后,长城酒业积极推进内部改革,其中就包括大规模实施“瘦身”战略。 产品数量从1000多个减少到400多个,聚集了桑千、五星、天天、华夏、海岸五大订单。 产品,结合对各类国家顶级赛事的赞助,以及频繁的市场动作,已经基本确立了中国葡萄酒第二梯队的领先地位。

然而,长城酒在不断前进的同时,也面临着诸多挑战。 首先,长城酒中低端产品占比依然较高,50元以下产品仍是主力。 李世毅去年在成都美食酒博会上坦言,“未来我们将逐步将长城超市终端零售价推至50元以上”。 据知情人士透露,长城酒业在宣传五星级系列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 它去年的销售额才2亿多,比较少。

其次,业内人士认为,长城葡萄酒无论从品牌价值、企业规模、市场表现还是行业地位,都无法支撑其“国酒”的定位。 喊出“国酒”很容易,但消费者普遍对“国酒红”的认可度不高。

当然,更重要的是,长城酒的亏损惯性较大,短时间内可能难以扭转。 自2017年下半年长城酒业退出香港上市公司中国食品以来,长城并未披露近期经营业绩。 然而,中国食品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食品以长城酒业为核心的国内葡萄酒业务持续亏损。 持续了30个月,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分别亏损2.4亿港元、2.1亿港元、4.1亿港元。虽然长城已公布2018年销售目标20亿,但张裕2018年营业收入在前三季度达到38.61亿,全年应该达到50亿左右,是长城酒全年目标的两倍半。 还有更多,一种是50亿级别,一种是20亿级别。 以前他们是不相上下的,但现在差距很大。

长城要想恢复巨人地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孤独的20年,王朝错失良机,陷入边缘化

王朝酒业20年的经历,应该是中国葡萄酒最可悲的部分。

王朝酒庄成立于1980年,是当时中国最早的中法合资项目。 法国投资者是著名的人头马 (Rémy Martin)。 双方投资120万在天津开设酒庄。 当年产量达到10万瓶。 在人头马的支持下,王朝酒业广受欢迎,产品很快销往全国各地,甚至远销海外。

但由于对市场变化的反应较晚,2013年面临三项公众消费限制时,王朝酒业无力抵抗。在经历了连续六年的亏损后,王朝酒业已无法坚持下去。 领导人的多次更迭未能带领其走出停业危机。 2018年,其营业收入仅录得3.28亿港元。 2019年极有可能退市。

曾经的著名上市公司、三巨头之一的王朝,如今已逐渐脱离主流市场。

携手共进,中国葡萄酒迎来新的一页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葡萄酒产量62.9万千升,同比下降7.4%。 行业尚未走出深度调整期。 2019年,我们面临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带来的严峻挑战。 在这样的关键时期,张裕与长城的坦诚会面和交流,无疑为整个行业注入了宝贵的信心,释放了积极的信号。

正如20年前张裕、长城、王朝在烟台的交流一样,20年后张裕、长城再次齐聚烟台。 看似回到了起点,实则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通过此次交流,或许能够取得建设性成果,消除行业壁垒,凝聚共识,开创国内葡萄酒良性竞争与合作发展的新时代。 毕竟,中国葡萄酒走向世界,除了张裕走在前面,更多的长城葡萄酒也需要跟风。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