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等高端白酒跌了,可能不少老百姓会乐观一下:我们也可望尝上一口,即便还没跌到可以承受的价位,但总可过把瘾吧。同样乐观的还有媒体,昨日的京华时报就说,在中央明确表态禁购高档烟酒后,多年来“只涨不跌”的国内高端白酒价格开始“退烧”。白酒“标杆”飞天茅台酒市价大跌500元以上,其他白酒大跌一两百元的也不少见。

说“大跌”,不敢苟同,因为像房价一样,远未跌到合理价位。不过,跌是正常,不跌才叫荒唐。你飞天茅台名气再大,也是一瓶粮食酿造的白酒,哪能短短几年间售价从600多元疯涨到2000多元,毛利率高达92%?

“三公”消费禁令之下,确实让高档白酒价格应声而跌,但其疯涨的背后有多只推手,就此乐观还为期过早。正如报道中专家分析的:本轮酒价下跌,一是禁令直接冲击这些高档白酒销量,二是大量投机炒作的资本外逃,市场的泡沫一时消散,让“虚高”的酒价回落。其实,背后的推手,上下、内外皆有之。甚至,前阵子有领导一边说“别把茅台酒和消费必然联系起来”,一边却打着民族品牌的旗号,为政府采购高端白酒鼓与呼。

我说不能过早乐观,并不是说“三公”消费禁令威慑力不强大,而是担心酒力的“后发胀”。白酒专家铁犁不是说了,“一些著名白酒,通过团购形式向机关、国企供应的比例不低,因为‘风头正紧’,很多公务招待已经刻意回避茅台、五粮液等名酒,市场供求关系迅速出现了变化”,言下之意,“风头”一过,酒力难免迅速回复。一名大型国企人士透露,不会因为酒价涨了几百元而改换白酒品牌消费。由此可见,对虚高的酒价仍抱良好预期。消费的刚性很足啊!

后禁令时代,酒涨?酒跌?

编辑:赵果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