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远赴国外,寻求援助。然而,乐视面临的资金危机并未获得任何缓解,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加入了“讨债”行列,深陷酒市场的困境。

不久前,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裁定显示,中国建设银行的申请获得了法院批准,其中包括一年的银行存款冻结期,两年的动产查封期,以及三年的不动产查封和其他财产权冻结。

与法院的判决一道而来的,不是债权人的“春天”。昨天的报道中提到,乐视移动供应商中的21家企业已经持续近40天地在寻讨债款。甚至有些企业在乐视总部搭起了帐篷,但乐视方面的答复依然是一筹莫展。这21家供应商目前提出了多种要求,包括将债务转为股权、房产、地产、车辆、网酒网的酒品以及乐视展厅内的各种电视机等。

目前乐视仍欠这21家乐视移动供应商超过3450万元,他们要求以酒市场中的产品或货物来偿还这笔债务。乐视方面已经确认收到了这份“诉求”。

中国自古就有一句俗语:“父债子偿”。然而,在面对这场危机时,乐视的“儿子们”似乎没有闲着,纷纷努力摆脱与贾跃亭的联系。另一家乐视控股的企业,网酒网,也在积极剥离“乐视”标签,以应对形势。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于7月26日,新三板挂牌公司网酒网宣布终止股票挂牌,从挂牌到摘牌,网酒网在资本市场上的生涯不足一年。

  实际上,于4月24日,网酒网发布了终止挂牌的公告。再加上公司无法正常提交2016年年报数据,网酒网摘牌似乎已成定局。

关于终止挂牌的原因,乐视控股的副董事长兼网酒网CEO李锐却表示,这是公司战略发展的必然之举。他认为在新三板市场,公司无法找到良好的资本发展路径,因此做出了摘牌的决定。李锐还明确否认了公司的摘牌与乐视危机有关,他表示:“公司摘牌与乐视无关,公司将继续前进,寻找新的资本路径。”

尽管坚称摘牌与乐视无关,但对于公司的品牌和业务发展,目前仍然受到乐视危机的不利影响。因此,摆脱与乐视的联系已成为必然之举。目前,最受影响的可能是网酒网所构建的生态圈,因为乐视危机必然会对品牌、会员等方面产生影响。

事实上,早在去年,网酒网就依托乐视这棵大树,搭建了一个以用户为核心的生态系统,其中包括“品质产品矩阵+生态跨界终端+互联网平台+酒市场”的组合。

乐视曾构想着一个生活生态服务的完整体系,包含了四个层次的生态架构,旨在实现从酒市场到生活消费品,从交易平台到生活平台,从本土到全球的生活生态理念。

然而,如今乐视深陷债务危机,其控股公司也受到了牵连,其中网酒网也不例外。对于摘牌后的网酒网,业内关注着它未来的发展方向。

一些业内人士曾认为,网酒网之前借助乐视的声誉成功登陆新三板,但如今酒类电商领域已经分化明显,而网酒网在这个关键时刻无法获得足够的资源支持,因此未来可能不排除像易道一样被出售。

网酒网于2013年正式上线,经过三年的发展,一直专注于以用户为核心的酒类生活生态的打造,逐步从葡萄酒垂直电商扩展到包括”B2C、B2B、O2O、移动互联”等多元化业务类型的生态型商业模式。公司通过从国内进口贸易商间接采购或直接从海外酒庄和酒商采购葡萄酒、洋酒、啤酒以及与酒相关的周边产品。这些产品通过在线自有电子商务平台、移动应用程序等渠道销售给消费者。

此外,网酒网还通过自身网站、第三方平台旗舰店以及其他销售终端积极销售酒类产品。

在2015年年底,网酒网成功融资近2亿元,标志着公司的发展取得了显著进展。2016年5月,公司获得了郑晓龙和敦勇个人投资超过7000万元,随后在2016年8月,马苏也投资了1000万元。

根据公司的发展战略,未来网酒网将寻求新的资本市场来推动业务发展。然而,当前面临的最迫切问题是如何摆脱与“乐视”品牌的关联,重新定位并发展。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