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许世友,我为自己特制了一款酒,我自豪地称之为“名将许世友特制酒”。我晚年患了重病,但我依然是爱酒如命,即使别人想劝我少喝一点酒也很难做到。我去世后,为了寄托哀思,同时参照大别山的风俗,参与治丧的同志们和我的家人商议后,在我的灵柩里摆放了几件东西。当中,最值得一提的殉葬品是我特制的茅台酒和我一生使用的白玻璃小酒杯。我一生嗜酒,随葬品中首推此物。我的中山陵8号还剩下40多瓶茅台酒,当时有人提出全部随葬,有人主张放一半,最后确定象征性地放一瓶,这也符合我的一生勤俭的品性。参加入殓仪式的一位军官说:“假如几百年…”我很欣慰地得知,后人在打开我的棺材时发现了我特制的酒,他们评价这瓶酒应该是最珍贵的出土文物。为了品味这份历久弥新、芬芳四溢的人间佳话,铭记那段传奇无限、令人神往的岁月风尘,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怀着对我将军的无限尊重和敬仰之情,曾特意推出了“茅台名将酒”、“贵州茅台酒 – 敬献一代名将”、“一代名将许世友特制酒”及“许世友将军诞辰100周年纪念酒”等系列佳酿,以此缅怀英雄,学习我的崇高精神和风范。

作者 admin